与神出租司机侃移动互联网APP应用

 在北京坐出租车,你总是能碰到特别能侃的司机,天南海北、天文地理、政治经济、军事历史都能抻出一段来跟你侃上一侃,说出个所以然来。

以前碰到侃北京交通的司机,在西直门桥下南北方向是不能直行的,向北走的话需要在桥上盘旋两圈,或者绕一圈走蓟门桥,向南则需要绕行至展览馆。师傅就说了:“应该在这桥上南北各挂一个板凳,让这桥的设计师整天坐在上面,看看底下排队的车,看看他自己设计的这是什么破玩意儿。”

今天碰到一个侃手机应用的司机,晚上8点多,我在公司楼下打车,虽然有几辆空出租车在不远停着,但我没有招手,因为这些出租车一般都不载附近的客人。

可能看我站了一阵儿也没有空车过来,这位司机就主动开口了:“去哪里啊?”我说了一个地名。“得嘞!走吧!”这是个不甘寂寞的司机,上车后话匣子就打开了,一口字正腔圆的北京话。 “外面够冷的,怎么你不叫车啊?”

“这个点儿了出租车不紧张吧,就没有叫车。”我说。

“你都拿什么叫车啊?”司机又问。

我说:“滴滴打车,还挺方便的。”

“我用滴滴打车接了8个活儿之后,就不接了。因为手机流量受不了。”司机抱怨道。

“人家不是派发了一个机器给司机们的吗,怎么会用你的流量?”我也感兴趣起来。

司机接着说:“好像现在没有派发机器了,之前给我时我没有要。”……此处省略无数字…… “哎,你说他们做这个软件的怎么赚钱啊?!”“手机流量费?那个钱是运营商赚的吧。”我再说:“不是加价了么?”司机反应倍儿快:“加价的钱也是给我们司机的啊,他们也没有地儿收啊!”这一句句的闲侃全都切中要害,我只能装傻:“嗨,那我哪儿知道人家怎么赚钱啊!”其实心里对APP应用的钱途流汗不止。“嗯嗨,我现在也不用那玩意儿了,玩腻了!”司机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让我有一种GAME OVER的感觉,市场实战就是一切啊!

再隔了一天,周末的国贸三期,从云酷里看下去,路上车海茫茫,于是决定用滴滴打车叫一辆车,到楼下枯等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原价叫车,没有车响应,看看地图上显示周围车的确不多,于是加价20叫车,不一会儿果然有响应,显示该车司机接单超过100了,好评也超过100,坐上车后,又和司机侃上了。这位也很牛,属于超级实战者,车上有2个机器包括一个带GPS的,使用滴滴打车、摇摇招车2个应用。聊起来,才知道,在这两个软件之前的一年多,还有一个叫什么“摇滚球”的公司吧,据说做得特别好,对出租车服务也很周到,定位系统极棒,叫车乘客不用说自己在哪里,出租车司机就很快能看到,但它最后却死了!问为什么,答曰:“我觉得是死在南方的破机器上!那GPS机器老死机,你要用它的关键时刻老死机!”不知道做这个产品的公司是否是把自己的死因归结在这点上,但这位司机大哥也说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软件好,硬件也要给力才行啊!

就这个原因,我们又侃上了成本问题:“前天一出租车司机说你们司机都不愿付钱使用这些东西, 但人家公司也要活啊,不赚钱就也得节约成本啊,那不得从硬件上省点?”

司机说:“政府补贴了的啊!”

我回说:“也不能一直补贴啊!谁也受不了。”

“那我们不还掏钱买机器了么!”司机不服气。

我说:“人家又不是靠卖机器赚钱,一台机器估计还没赚你1块钱呢。”

“那我们还付年费了啊,120元一年!”这位大哥真像牙膏,挤挤总有点货出来。

又问了一点:“你这100多单叫车业务,是多久积累的呢?”

“大概3个月吧!”司机答。

于是尤金跟我算开了:“基本上每天一单的业务量。取决于司机的方便程度,心情好坏。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很大的空间进行积累。等到司机一天的接单量超过他整天业务的20%,他们就愿意为此买单了!”这位司机大哥就自己支付每月50元的钱买流量套餐,他觉得很方便也值当,自己也还可以每天手机上网看看新闻什么的,觉得很方便。

APP应用软件是以实用性为主,这是普通消费者使用APP应用软件的原因,但作为开发者,如何使自己的APP成为现金牛,看来的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同时怎样培养消费者为好用产品买单的习惯,也是从业者们需要思考的,而业内领头者也是一直在为此努力。

我跟身边的朋友说过一句话:“只花那么几元,一瓶饮料的钱,你享受的是正版的服务,完整的体验,为什么不呢?!”朋友说:“我经常下限免的游戏,偶尔也会为喜欢的游戏付费啦,感觉不错,挺好的!”她说的是游戏,但是应用软件就很少能真正有用户愿意付费使用。我认为对用户来说最有付费意愿的应该是应用程序,因为实用,因为会长期使用,关键还是看产品如何能够抓住用户的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