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C峰会论坛高端对话 VR行业赢得市场之路还有多远

4月30日下午,2016DCC中国(厦门)数字产业峰会论坛“数字家庭娱乐”主题对话环节中,特邀主持嘉宾Gamelook创始人洪涛,对话嘉宾乐上科技CEO吴宏、苏宁PPTV副总裁王浩、新游互联CEO草禾言、广州创幻数码科技首席战略官陈嘉贤,共同就VR蓝海即将到来之际,对VR何时赢得市场展开了讨论。

DCC峰会论坛高端对话 VR行业赢得市场之路还有多远

以下为对话内容:

洪涛: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

吴宏:我们团队主要还是专注于国内的游戏的媒体,也做了一些家庭娱乐方面的工作,现在在整个家庭布局上,VR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接下来我们也会在这方面做比较多的探索和布局。

王浩:我们主要负责手游和页游的发行工作,另外我们也在组建VC的团队,做VR的内容平台,同时也在线下做一些布局。

草禾言:大家这两年比较关注的就是手柄,我们做的工作是解决新场景下的游戏交互,在做SDK。

陈嘉贤:我们现在是在做AR和VR的内容的研发,我们有自己渠道上的发行,现在主要做的方向也是在二次元的方向为主。

洪涛:现在VR这个市场大家都可以谈一谈今年的感受,我今年参加一些VR的会,感觉到非常的火爆,一个月VR的会议可以达到五六场之多。而且每次看到的厂商都是差不多。所以看到VR的趋势非常的明显,我想问一下王总,怎么看这个现象,你们看到VR是什么样的状态?

王浩:我说一下自己的感受,大家回去看数字的时候,其实实际带来的效果还没有出来,我觉得里面最核心的一个问题,就是生态链没有形成的时候,收益首先没有,因为整个生态起来的时候硬件的销量和内容是要结合起来。其实核心一点,完成的就是体验,然后知道这个是VR,其实这个还是不够。刚才有位嘉宾提到VR有很多行业应用的方向,从方向的角度来讲是没有问题,但是如果真正要做产业链的话,一定是VR+,而不是+VR。所以状态不好说,因为我觉得首先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会影响到许多的行业,尤其是游戏,尤其是带有现场亲临感的,比如说社交,这些会有改变巨大,但是一定有一个过程。所以我们可能会更关注线下部分的尝试。

洪涛:吴总您最近看到VR的市场是什么状态?

吴宏:开个玩笑说,现在是会太多,创业者不够用,整个市场是钱太多,公司不够用。所以整个大的趋势肯定是没有问题,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说这么多的大会,并没有真正程度的落到地面上去。因为我们知道对于我们做媒体人来说,VR产生的巨大的挑战,或者说一个新的机遇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用语言和图片可以表达的问题,解决信息不对称的功能在VR这个领域上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VR是非常重体验的产物,他们觉得为什么这套东西为什么这么贵,但是真正体验出来才知道这个东西完全不贵。但是这种体验的过程,一个人15分钟,让每个人体验一下,就是要10几亿分钟。这是目前整个市场开再多会不能解决的问题。所以我们看到包括苏宁、国美也在逐步的解决这个方案,所以我们相信说接下来在未来的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大家可能离虚拟现实会更近一点,不是通过各种各样的会,而是通过各种各样的体验,并且把这种体验直接转化成销售。我对这个事还是抱比较乐观的看法。

洪涛:草总您是什么感受?

草禾言:其实我并不希望VR走的这么快。这是一个B2C2C的业务形态,我们很多环节真的还没有做好,但是资本的热度已经到来了,逼着大家做VR+,被迫灌上一个VR的概念,整个概念来的太快,资本的推进太快,让很多真正在做事的人被迫要站出来。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累的事。

洪涛:陈总您什么样的感受?

陈嘉贤:这里可以分享一下我们自己看到的一些情况。刚刚吴总提的很对,最近我看到很多所谓的VR行业的论坛和峰会,但是其实真的离用户市场这一块的话,其实是有很大的一个距离。因为其实大家都会知道VR现在被细分成几块,包括移动VR和PC一体机这几块;普通用户还是集中在移动VR这一块,而且是比较初级的,比如VR的小视频,普通用户认知比较多,但是做内容的都知道,其实VR真正的体验并不是说来自于简单的一个视频,会有很多的交互,包括是说各种的输入和互动,这才是说VR带给观众最大的价值享受。所以其实我们在做VR这一块的话,我们自己本身做内容也是比较谨慎一些,我们也会先从我们原来一直在做二次元AR的内容,把一部分的移植到VR上。我们一开始也不会做创新这样的尝试,因为这风险也比较大。

洪涛:只要VR设备摆在展台上,排的队伍就很长,我有一次大概排了40多分钟,同时又有六个设备在同时用,你还是要排这么长时间的队,有很多人体验过还是想体验一次。每次展会都会发现都是这种现象,只要出现VR设备,展台都是一条长龙,很多的开发者已经用过了,还要再去玩一下,再去试一下不同的设备。我们在会议上说这么多,但是很多真正的从业者,尤其是游戏玩家的消费者还没有接触到,只是听说有这个东西。我第一次去用时候觉得那就是视觉上的感受,但是拿手柄捡起地上一把枪的时候会感觉真的不一样,就是手在那里,要去抓,然后拿起来,有这样的交互动作之后,发现VR就是VR,不是我们所理解的一些游戏体验,这个是有革命性的,也就是说为什么这么多资本那么看好。同样刚才说到我们草总提到的,很多是被逼着往前走,现在是我们的资本,无论是愚蠢的资本还是聪明的资本都醒的太早,逼着我们的创业团队必须现在就疯狂起来,这样的话,对整个行业来说是非常躁的。包括设备都买不到怎么办?之前有三星的领导在说,其实我真的去买过,尝试去买过这个设备,买不到。淘宝上都是一些水货,他们都是从香港走私过来的,国内真正没有。当你真要去买的时候,您发现所有的硬件都买不到。所以我们的整个的VR的行业建立在我们买不到设备,让我们建立在想象上。

下一个问题我们问一下,现在的设备种类非常的多,内容的形式也很多,有视频,有直播,有游戏,觉得到底哪个设备会火,是主机VR上,还是移动VR上?

吴宏:作为20年的老玩家,这个事情对我个人而言其实没有什么置疑,最好的设备就是SPC。真正在游戏和互动这个层面展开了之后,你会发现中间的这种空间的体验和交互的真实感完全高出了的部分不仅一个等级。但是中级的形态是什么,我认为包括我们今年去看CS,去看美国的一些相关的企业的设备的时候,包括AR可能性未来的时候,我们认为整个世界的AR和VR的产业正在进行浪潮式的前进。当巨大的浪潮铺过来的时候,会觉得很高,但是完全不知道下一个浪会更高,也许过一两年,更颠覆的产品也会出来。现在硬件还没有的时候就卖的这么的冲动,所以下一个阶段这个事情很可能会完全颠覆我们对现实生活的很多认知。这个是对硬件的判断。对软件而言的话,虚拟现实会起于游戏和一些设计的娱乐场所,但是在未来可能不只仅限于此,更多是要看AR未来对生活方方面面的改造,因为虚拟现实有一些局限性,我觉得娱乐方面有比较大的价值,但是AR是生活中对所有可见的屏幕。

王浩:我觉得在门店这一块,实际上不是设计陈列的地方,就是线下可以运营起来的未来世界,你进去以后就来到了另外的虚拟世界。比如像主题公园运作方式一样,就是用户来了就是体验,而不是纯粹的看设备。他进来之后就觉得很炫,很有未来。我们并不是现在不看好VR,而是看太多了,我们觉得这个行业存在着一些问题,我们觉得应该改变。但是巨大的未来我们都是非常的认可,而且坦白的说我们觉得不是虚拟现实,核心是比现实还要现实。我觉得未来的场景的内容一定会开发出来,而且会很多,所以我觉得这个生态不担心,只是实现这个生态应该有什么样的步骤,这个步骤我们可能会先从线下开始。

洪涛:谢谢王总!你们有店,就可以做体验店。草总您怎么看?

草禾言:最快速普及的话一定是移动VR,但是性能上,移动VR不能解决一些问题,从长远来看,我个人会锁定在VR一体机上,因为从产品上来看,VR的适用性会远高于PC,甚至在性能上会高于手机壳。产业很多环节的一些技术和一些创新远没有达到我们想要体验的,比如说在消费端的体验,在娱乐端的体验,所以对短期爆发来说,对于所谓的行业场景会抱比较乐观的态度,会有一个VR的普及和爆发。比如苏宁线下和一些家装,甚至到教育理由,这些场景已经可以满足了的使用需求了,我觉得从这一端的爆发速度会远高于娱乐层级。至于娱乐层级什么时候爆发,这涉及到消费者端的体验价格。

洪涛:内容怎么做?VR到底是高成本开发的事,还是和手游一样低成本开发的事?

陈嘉贤:我们在说的手游和端游不算成本太巨大,但是需要投入的精力和时间点要比以前去做手游和页游端更长的时间,因为毕竟整个互动的方式都不一样。在这一块我们也花了很多精力,特别是在移动端上。我们现在自己专注前期会放在移动端和PC上,因为移动端是接地气,而一体机端会出效果。

洪涛:大家现在有SPC代言人,在各种场合都能听到这种话,就是SPC的台湾厂商也是中国企业,出厂这款SPC的眼镜的效果最好,我认为它是1.5代的产品,超出了1.0,那一点点导致了全行业都认为这个设备最好,但是付出的代价就是价格也是最贵的,大概是6800元,而且配的主机是7千多块钱。这也是公布最低配置的要求。所以看到我们现在要用户付出要过万的投入,才能成为VR的用户,这个门槛确实比较高。现在来看的话,我们看到资本是热的,我们的创业者一开始慢慢觉醒,市场的成熟过程需要时间,我希望行业的开发者,投资人能给VR足够的时间去等待它的革命性的到来,它需要一个过程。

感谢诸位嘉宾的分享,我们这个环节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Leave a Comment